世界只是自己的--2013嘻游记(6)

2013/9/21   点击数:2450

[作者] 了了

[单位] 了了

[摘要] 原型都被我打散了,每个角色身上集合了不同人的故事,每个故事发生在不同人身上。请原谅我的急性子,不能等,我必须写。

[关键词]  嘻游记 小说 喀纳斯



嘻游记是个小说,请不要对号入座。

原型都被我打散了,每个角色身上集合了不同人的故事,每个故事发生在不同人身上。请原谅我的急性子,不能等,我必须写。

里面的图片,和文字即有关,又无关,好玩开心而已。

那个好事者,你愿意猜测,无所谓,爱咋咋地。

为了方便描述,用了“我”做主人公,既是我,又不是“我”,那位多心者,随你咋想。

杨绛女士在一百岁感言中写到:“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回想起从乌鲁木齐到喀纳斯游玩的这几天,我发觉,自己好像一下子活到了102岁,从现在开始,我要倒着往回活。每个人,原来都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刚子开了一辆路虎去喀纳斯,这种车座位高,视野开阔,适合长途和山路。金子在网上攻略,订好了酒店。我因为睡眠不好,坚持自己单独住,静子也不再坚持和我同住。其实,我看得出,她总是欲言又止,想和我说点什么。不急,我能等。随遇而安,顺其自然。

而金子表示,自己打呼噜很厉害,也不和刚子同屋。静子很惊诧地看了金子一眼,刚子则马上说到,我开车,要休息好,不能被干扰,我也要自己睡一间。他说的极其自然,我则,毫无表情。

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问,爱咋咋地。

两男两女,四个人四间房,奢侈了点。

这半辈子,30岁之前把该担心的,不该担心的都担心过了。发觉,担心的事情99.9%没有发生,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发生了,也都解决了。所以,啥也不用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四个人上路,多少年了,我没有这么放松过。刚进入草原,我就乐开了花。那醇香的牛奶,让我和刚子喝的满嘴奶皮子。而静子则怕纯度太高的牛奶不消化,坚持要喝奶茶,让我和刚子直喊: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金子默默地陪着静子喝奶茶,我有点纳闷,明明金子是不喝新疆奶茶的。他父亲是广东人,对喝茶非常讲究。那时在北大,他带来的都是很好的茶叶,而用这种劣等砖茶煮的奶茶,他一直都不屑。今天,他却说,他也不能喝纯牛奶,要喝奶茶!

我深吸一口气,离开毡房几米,望着远处的群山和蜿蜒崎岖的道路,感觉什么都不再重要。我和金子,似乎没有谈过那三年刻骨铭心的恋爱。在他心里,静子,要比我重要的多。

刚子悄没声息地站在了我身边,也不看我,望着草原,自言自语,女人,还是不要强大的好,做静子那样的小女人,多好。

我瞪他一眼,扭头上车。金子蹭地跑过来,帮我打开副座的车门。我实在无语,苦笑。

静子一直很沉默,用手机通过车子的蓝牙给我们播放手机里面存的歌曲,顾莉雅的“舍不得他”、侃侃的“爱情啊”。唱的如诉如泣,我在前面不敢回头,怕看到静子和金子流泪。

果然,金子低声吼道,刚子,我来开车,你到后边来。

金子开车很猛,我看着他的侧影,想,这是那个曾经说过,要给我幸福,一辈子呵护我的男生吗?

他放进去一张碟片,是老男人李宗盛的歌,凡人歌、爱情的代价、我终于失去了你。

我突然觉得好笑,二十五年了,我们中学毕业二十五年了,却像小男生小女生一样,听着情歌,泪眼朦胧。

刚子脸色很差,用手捂住胃部。昨晚同学聚会,他们都没少喝。半夜才睡,今天一早就出发了。我们停车,我爬到后边去找胃药。我们这些中年人,胃病居多。其实胃病就是神经病,我的一个读医的朋友说过。在四十岁的时候,我们都胃痛,都神经兮兮,多少往事不敢触碰。我曾经无数次地说,我已经不会哭了。可是,刚子的一首往日时光,让我泪流不止。为什么,为什么?苦苦寻找幸福的花朵,却总是等到花落。

静子坚持要继续做DJ,我不得不佩服她选歌的用心。丽江小倩唱的“一瞬间”,让车里的气氛别扭的要命。

睡了一觉的我,迷迷糊糊醒来,问,到哪里了?

没人回答我,静子在后面嘟囔,迷路了!

啊?我放眼一望,就差看见自己的五个手指了。

刚子不敢让金子开夜车,又换到驾驶座。导航呢?我问?

没人回答我,我觉得不对头。果然,黑魆魆的路边似乎有绿光在闪动。

狼啊,狼!我吓的惊叫起来。

油箱显示汽油不多了,刚子把车熄灭,车灯打开,横在公路上。可是这是戈壁滩啊,哪里会有车子路过呢?

静子终于开口了,我们都自己八卦一下自己吧?

我对她笑到,不用这么早留遗言吧?

“我从大一入校收到他的信就爱上他了,虽然我等了他四年才在一起,我们用写信的方式谈了四年恋爱。”静子说的很平静。

我骇住,张大着嘴看着金子,他低着头,几乎要低到尘埃里去。小男生,当年的他,就会玩脚踏两只船了!

我拉开车门冲出去,泪水哗哗地往下留。大学三年恋爱,金子没少让我流过泪,我总是担心我们毕业分配不能在一起。可是,可是,他们竟然谈了四年的远程恋爱,然后毕业到了一起。

刚子追上来拽住我,喝到:别任性,冷静,冷静。

我咬牙切齿地哭着喊,走开,走开。

刚子点起一根烟,慢慢地说。

“三十年了,我也必须说。不然,等到我们都白了头,我还没机会表白自己初中的暗恋。

三十年前,你难道从来就没想到,我喜欢你么?

我送你的贺卡是当初那个年代最豪华最奢侈的音乐卡,难道你就一点不明白?

我暑假专门跑那么远去你家给你送小说,难道你就一点不明白?

你考上北大,我把别的女生写给我的情书给你看,让你帮我出主意拒绝她,难道你就一点不明白?”

我脑子一片空白,木然地看着他。

“放屁!”,我回头就走。

“这个屁我今天就要放,不然就再没机会放了!”刚子在后面叫到。

比起后来静子讲给我的她和金子之间的故事,刚子给我的这个刺激实在不算什么。

男生,为什么永远长不大?总在不合适的时候做不合适的事情。

原文连接:http://fdoctor.blog.sohu.com/2776614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