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不该爱的人--2013嘻游记(4)配图

2013/8/24   点击数:2407

[作者] 了了

[单位] 了了

[摘要] 原型都被我打散了,每个角色身上集合了不同人的故事,每个故事发生在不同人身上。请原谅我的急性子,不能等,我必须写。

[关键词]  嘻游记 民族史 初恋



嘻游记是个小说,请不要对号入座。

原型都被我打散了,每个角色身上集合了不同人的故事,每个故事发生在不同人身上。请原谅我的急性子,不能等,我必须写。

里面的图片,和文字即有关,又无关,好玩开心而已。

那个好事者,你愿意猜测,无所谓,爱咋咋地。

为了方便描述,用了“我”做主人公,既是我,又不是“我”,那位多心者,随你咋想。

在我大约十岁的时候,家从妖魔山下搬到了铁路局,wulumuqi县医院的家属平房。那时家里没有“下水”(下水道),只有“上水”。但是,用水比起以前在板房沟和仓房沟的日子要好多了。

在板房沟时,我和姐姐冬天用大铁皮水桶去河滩挖雪,把上面的浮土扫开,铲起厚厚的积雪,两姐妹抬水回家去。那时,我不到六岁,姐姐不到十岁。爸爸妈妈忙于工作,姐姐从小就会做饭。新疆几乎三四个月寒冷的气候对我敏感的身体而言,简直就是地狱,我从小印象最深的只有一件事,反反复复生病、发烧、打针。

将近一米八的父亲骑着大白马去山里给游牧民族哈萨克兄弟看病。下次去,病还没好,父亲奇怪,问他,你吃药了吗?他回答,没吃,扔了,我不是看了病了么?看了不就好了?

我们自己盖的房子,36年了,是危房。

我刚出生后被换给有三个哥哥的高医生家,做了我一周的养父后来做了院长,这是亲生父亲和养父亲手种下的树,有四十多年了。

父亲过世后,我们回到鸟市,在北门安家老宅住了一年。我从学前班直接上了新疆教育学院附小的二年级。所以,到现在,我的拼音还稀里糊涂。

住在仓房沟的时候,妈妈因为冬天多次挑水担回家的时候滑倒在家门口的斜坡上,而在院里哭泣。一个没有男人和男孩的家庭,日子多么地难过。

铁路局,一个崭新的开始。家里有自来水了,多么幸福!妈妈在小院里种了两棵树,一些容易生长的花。我家的东西,必须皮实,包括女儿们。因为,我们没有运气生活在温室里。当板房沟医院院长的父亲的突然离开,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爷爷的头发一夜变白,家里乱作一团,好像天都塌下来了。束家的长子,在41岁的时候,工作疲劳过度,离开了人世。

平房的邻居们都是医院的同事,最靠近我家的是阿叔叔家。他家有两个英俊无比的男孩子,大的叫阿地江,在我们汉语班,小的在民族班。阿地江非常聪明,但是不爱学习,经常忘记老师布置的作业。阿叔的老婆就会在院子里用含糊的普通话喊,阿漫,阿漫,快来告诉阿地江今天的作业是什么。

她老这么喊,终于有一天,院里淘气的小男生们就起哄,阿漫,阿漫,阿地江的媳妇儿,阿地江的媳妇儿。我暴怒,冲出去第一次揍人,拉住一个来不及跑掉的小男孩,一顿狂扁。

可是,他们把他,喊进了我的心。

我一直不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滋味,就是一杯冰冷的水。

我们一起长大了,进了北大,他读的是民族史。我不能和他一起吃回民灶台饭,每天他一个人去佟园吃饭,慢慢开始每天每夜地和民族同学一起玩,他变了,他逐渐讲一口流利的民族语言,喜欢唱民族歌曲,从弹吉他变成敲手鼓。有一天,他坐在我们宿舍,一个北京女生,满族正黄旗的后代,说话没注意,只是玩笑一句,你们的香香公主不就只是我们皇上的一个香妃吗?他摔门而去。

从此,我们共同的话题越来越少。他在图书馆找不被常人所知的资料,找研究民族历史的前辈老师去国外查找民族历史,他陷入了自己的漩涡,无法自拔。89年,我庆幸的是,被通缉的不是他,幸亏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他本民族的北师大男生。可是,当他捂着流着血的胸口挪到我宿舍来的时候,我吓傻了。离心脏只有两寸的地方,他的伤口,永远都在。

我们的距离,因为几十年前伊犁血红的河水,又因为广场枪声,被无限地放大了。

2013 年,我回到老家,见到阿叔叔,他还叫我阿漫,我忍不住泪流满面。阿叔还是老样子,只是远走而去了的他,不见踪影,没有消息。

我从来不敢触及自己的初恋,它给我太多的痛。里面有太多的血海深仇,不是他和我之间,而是两个民族,苏联政府和盛世才政府,国民党和共产党之间复杂的历史,可是,这些为什么要影响到我的生活?

年过四十,才明白。人,终究是家族人,社会人。你永远不可能挣脱的是血缘,是基因,是社会环境。用了三十年,放下一段感情,觉得一下子轻松了。

曾经发狠,和他说,我们黄泉再见。可我,还是想见到他,不是在黄泉下,而是美丽的地下河边。幸亏我语文好,知道这个法子。

我相信,有一天,他会回来,在美丽的地下河边,我们偶遇。

曾经那么柔弱,只会生病的女孩子,如今已经强大得几乎不会流泪。

感谢人生,让我遇到你们,让我变得stronger.

那首Stronger 在中国好声音里,唱的大家都泪流满面。谢谢我重新再认识的旧日同学,你的一首往日时光,软化了我坚硬的心,让我重新学会流泪,痛快地流淌快乐的泪水。

充满了异族风情的新疆,永远是我的故乡,。

斋月,在大巴扎,下午我们到处找不到吃的。美丽的民族餐馆服务员在绣花,友好地和我们笑笑,我们才敢拍。

特棒的餐馆 彬彬有礼的招待 水准特高 单纯的笑容 有些害羞男生长的像不像还珠格格里的皇子啊?

民族女生陪我去逛街,砍价不少啊

帅 帅 就是帅

原文连接:http://fdoctor.blog.sohu.com/2749816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