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女情长无边路(大纲)--2013嘻游记小说(3)

2013/8/20   点击数:2395

[作者] 了了

[单位] 了了

[摘要] 妈妈是外婆独女,外婆虽然是小家碧玉,但大字不识一个。幸运的是,妈妈就读的十三小的朱校长,东北抗联过来西北做地下解放运动的一个女老师,非常喜欢女生,认妈妈和另外几个女学生做干女儿。朱奶奶自己两个儿子,她先生在1949年黎明前的黑夜,被盛世才暗杀了。妈妈从朱校长那里得到很好的小灶教育,又有了几个结拜的好姐妹。

[关键词]  外婆 新疆 读书



妈妈是外婆独女,外婆虽然是小家碧玉,但大字不识一个。幸运的是,妈妈就读的十三小的朱校长,东北抗联过来西北做地下解放运动的一个女老师,非常喜欢女生,认妈妈和另外几个女学生做干女儿。朱奶奶自己两个儿子,她先生在1949年黎明前的黑夜,被盛世才暗杀了。妈妈从朱校长那里得到很好的小灶教育,又有了几个结拜的好姐妹。

大姨是新疆大学的,我们都叫她新大姨。新大姨是国民党将领家的大小姐,我妈读了新疆师范,大姨读了新疆大学。大姨长得像雷雨里面的繁漪,美丽端庄,有点忧郁。

大姨的父亲是新疆和平解放签字的国民党将领之一,大姨从小就在领导大院长大,坐小车出入。妈妈初中毕业,去参军当文艺女兵,她唱歌画画都很不错。可惜的是,外婆跑到部队去闹,说就一个女儿,给了部队,自己就不活了。妈妈被拉回家,继续读书。妈妈是个不甘平庸的女生,她后来参加了体队,打小口径手枪,代表新疆参加过第一次全国运动会。之后退役,去新疆师范读教育。

大姨在新大读的是物理,毕业后在一中当老师。大姨气质超群,非常美丽。经常去住在一中对面的安家,帮妈妈给外婆干活。文革来临,大姨的父亲被打倒,然后不明不白地死了。大姨开始郁郁寡欢。后来结识了从浙江小城来支边的大姨夫,一个同情她的红卫兵小将,很快结了婚。这桩婚姻,显然是柔弱的女发了昏,门不当户不对,价值观不同,世界观、阶级观念完全两异,为以后的悲剧生活埋下了祸根。

经历一生坎坷的大姨,退休后回到大姨夫的老家浙江小城,大姨夫和亲戚们都是钱钟书笔下的浙江人,生硬干巴而无味,大姨于是开始吃斋念佛。2012年妈妈回江苏我爸老家,我专门带妈妈去看大姨,老姐妹相拥而泣。大姨夫热情待客,早上在家唱完红歌后,去买菜做饭,中午摆了一桌子的大鱼大肉。吃素的大姨看到桌上的菜,一言不发。我只好招呼大姨的孙子,可爱的佳佳来吃肉,气氛才缓和下来。他们这一代人的婚姻,都算是自由恋爱,哪怕是经人介绍。

大姨那时介绍我妈给在新疆医学院当医生的我爸认识,才有了我们姐妹四人。

可是,他们没有经过婚姻观的教育,都太自我。争吵一辈子,烦恼一辈子,有的殃及到儿女。

大姨的儿子,从小看到父母的婚姻不幸,曾经离家出走。那天他从香港赶回大姨家,和我们见面。见到他,铁塔一般的黑,浑身散发着新疆男人的味道。敏锐的我一眼就看出,他没有一般正常人的生活。果不其然,他一年到头在搞登山、徒步、滑雪等活动,组织一帮发烧友在外面玩,既是兴趣所在,也是谋生的手段。他身上的野外旅行装备极为专业,还送我一套易干的野外休闲服。小时候我们一起长大,现在却颇为陌生。

大姨和妈妈唠嗑,我们去了美丽的杭州西湖。在断桥边上,他潸然泪下,给我讲述了不为人知的经历。他前妻扔下孩子不管,去了加拿大;现在的女友在香港,为他生了一个女儿。为了生活,为了父母和一对儿女,他在拼命工作。

我只能说,上帝是公平的,他虽然儿童和少年时代经历了父母婚姻不幸,自己青年时代的婚姻也不圆满。但是一个男人,得到那么多女人的爱,是不是也应该知足、惜福?

原文连接:http://fdoctor.blog.sohu.com/274687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