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立难道是选坏书?

2013/4/12   点击数:5963

[作者] 雨禅

[单位] 雨禅

[摘要] 读到一篇博文,评论了旧金山图书馆的选书标准,同样一件事情有不同的解读本是正常的事情,但是由于该文作者理论的基础其实和我的看法基本是相同的,却出现了不同的解读,感觉有必要解释一下。该文不针对任何人,只是个人的解读。

[关键词]  图书馆 选书标准 公共图书馆 价值 中立



读到一篇博文,评论了旧金山图书馆的选书标准,同样一件事情有不同的解读本是正常的事情,但是由于该文作者理论的基础其实和我的看法基本是相同的,却出现了不同的解读,感觉有必要解释一下。该文不针对任何人,只是个人的解读。

价值中立讨论的一个重要进展我认为是讨论到谁是公共图书馆的主人,谁是图书馆服务模式的最终决定者。用那位作者的话说是,谁是图书馆权利的主体。(我本人不喜欢图书馆权利这个词)一旦明确了公共图书馆的所有关系,价值中立问题应该迎刃而解了。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公共图书馆是一个公共机构,一个机构本身没什么权利之说。公众是公共图书馆的主人,(既然公共图书馆是纳税人建立起来的,显然纳税人是公共图书馆的主人),图书馆员是专业人员,和律师、医生一样。实际情况是,公共图书馆的所有者雇佣一批专业人员来管理图书馆。

我们可以做一个思想实验。关于哈里波特这本书。如果图书馆员不中立,按自己的喜好购买自己认为是好书的书,那么他会认为哈里波特讲魔法对儿童不利而不购买这本书,或者他认为书里面喝人血也没什么了不起,而购买这本书。这时,如果你不买这本书,那么喜欢这本书的公众就会指责道,你为什么不买这本畅销书。如果你买这本书,一些宗教组织会抗议你毒化孩子的心灵。这样,图书馆员就成为矛盾的焦点。如果图书馆是价值中立的,图书馆员只是代公众买书,那么任何图书的争议都是公众之间的,和图书馆员无关。一部分公众不喜欢哈里波特,认为不能出现在公共图书馆,另一部分公众喜欢哈里波特,认为应该出现在图书馆。这是两部分公众之间出现了纷争。面对这些纷争,图书馆员的专业做法可以是这样:

图书馆员会将自己的选书标准供出来,告诉公众,图书馆员选书不是按自己的意愿随便购买的,而是经过一系列的标准选择的,标准就在这里,大家都能看到,如果大家有异议,可以讨论,如果大家没异议,这些标准就成为图书馆和公众之间,公众与公众之间关于公共图书馆选书标准的共同约定。这个约定不仅是图书馆选书的依据,也是处理争议的依据。这也是为什么我说,价值中立的第一步,是将标准公布出来,否则谈不上中立。

选书标准如果不是价值中立的,而是按着某些价值标准来制定,那么公众很可能挑战这些标准。比如选书标准按照基督教教义来制定,那么伊斯兰教徒会怎么看?东正教徒会接受这个标准?所以,既然公共图书馆是大家的,既然公共图书馆是为大家服务的,那么必须遵守价值中立的原则。选书标准必须是客观的,价值中立的。

即便选书标准是中立的,由于社会是多元的,还会出现对图书的争议。在这种情况下,图书馆如果偏向任何一方都会遭致另一方的抱怨,从而遭来麻烦。为此,图书馆设置了一个争议制度,这个争议制度将图书馆放到中间人的位置,就像法院一样。图书馆给双方一个讨论的机会,最后作出决策是否购买和保留这本书。

这就是一种制度化的机制,是所谓程序正确,这样的制度首先是公共图书馆民有、民享、民治性质决定的,同时又确保了工共图书馆的民有、民享、民治。所以,如果从公共图书馆的所有权出发来讨论问题,可以很逻辑地得出价值中立的结论,而不是反对价值中立。之所以得出不同结论,我觉得还是因为公共图书馆把自己看成是图书馆的主人,我拥有图书馆,所以可以决定自己的服务,读者有争议,赶快搬出图书馆权利来解释,却不问你的这个权利是从哪里来的。

我贴出了旧金山图书馆的选书标准,引来不同的看法,一种看法是一问兄的意见,认为这样的标准非大家不能做。另一种看法是这个标准就是选好书。好,我先来说第二个看法。价值中立和选好书并不矛盾,难道价值中立就要选坏书?价值中立语境下,书的好坏不是由图书馆员来判断,而是由社会来判断。我相信旧金山图书馆的选书标准的核心就是指导图书馆员选有用的书,有用的书就是好书,而不是选价值观意义上的“好”书。图书馆员首先是选有用的书,有读者的书,这应该没有异议吧。

有人认为旧金山图书馆的选书标准并不客观,还需要图书馆员做很多主观判断,这样的理解是对的。图书馆员是一个专业性的工作,尤其是图书采购更要图书馆员作出主观的判断,但是,这样的主观判断是基于专业性的客观标准的判断,而不是主观性的价值观判断,否则,公共图书馆的采购工作让当地牧师来做就是了。

第一种看法其实还是一个专业性的判断问题。我们图书馆员受这么多训练不就是要训练自己做出专业性判断?有人认为价值中立就是不要专业判断,论斤买书,这样的言论只能让我失望。旧金山图书馆的选书标准指导图书馆员选择有用的书,选择一本高质量的书。这里“好”的另一个意义就出现了。“好”书不是价值观意义上的好书,而是质量上的好书。那么,这样的话语下,图书馆员是否也要保持价值中立?当然也是。对图书质量的好坏,需要专业知识的评判,图书馆员其实不是领域专家,同样要保持价值中立。图书馆员不能认为这本书写得好就购买,或者写得不好就剔除。如何客观地判断一本好书?图书馆员往往借助专业工具,比如书评、书目和索引等参考工具。国外书评是一个专业领域,几乎每本书都会有书评,书评是图书馆员选书的重要依据。此外,读者推荐也是评估图书质量的好方法。

总之,价值中立确保图书馆收藏一本好书,这本好书是一本有用的书、一本高质量的书。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725fcc0101f8o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