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酒徒

2012/10/24   点击数:3466

[作者] 雨禅

[单位] 雨禅

[摘要] 技术酒徒当然是一种戏言,它不是指特定的一类图书馆,更不是指在图书馆工作的信息技术人员,技术酒徒是一种图书馆员的职业取向,是一种图书馆员职业内核。从这个角度看,技术酒徒是新一代图书馆员的代名词。

[关键词]  技术酒徒 图书馆 图书馆员 信息技术



技术酒徒当然是一种戏言,它不是指特定的一类图书馆,更不是指在图书馆工作的信息技术人员,技术酒徒是一种图书馆员的职业取向,是一种图书馆员职业内核。从这个角度看,技术酒徒是新一代图书馆员的代名词。

纵观图书馆员这个职业的发展历程,图书馆员起源于非专业性的图书馆管理员,这种图书馆管理员就像莫言曾经做过的,仅仅是管理图书的人,所以第一代图书馆员就是图书管理员。以杜威分类法的诞生为标志,现代图书馆的发端缘起于图书组织方式的革命,因此也诞生了专业性性的图书馆员。这些专业性的图书馆员是以图书组织为导向的。所以图书编目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使图书馆员群体中最具专业性的一类图书馆。你可以调侃编目员不过是冒号句号逗号,但是你不可否认图书馆界长期发展起来的编目体系是图书馆业务的核心,编目体系的诞生奠定了图书馆作为一种技术存在的基础,也奠定了图书馆员的专业性。

以图书组织为导向的图书馆员职业的历史很长,但是由于信息技术的发展,特别是MARC的出现,编目数据全领域共享成为可能,以巴黎原则为标着,图书馆员职业导向从单纯的图书组织发展到书目控制,所以第二个阶段的图书馆职业核心是书目控制。然而也是因为书目控制和书目数据共享,标准化的书目数据却改变了图书馆员职业的导向,终于到了20世纪80本年代,图书馆员的职业导向转向了信息服务,以信息服务为核心的图书馆员职业成为图书馆最高级的职位,而编目员的地位下降了。这在学术图书馆中尤为明显,学科馆员成为最具专业性的职位,图书馆运行也转向服务导向。图书馆学研究和教育也开始向服务导向转变。信息服务内容成为图书馆学研究和教育的主要内容,而编目逐渐走下图书馆神坛。图书馆借发展起一系列服务体系和规范,但和编目体系相比较,服务体系的构建显得相对软一些。

目前,图书馆员这个职业面临新的转型,因为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得基于面对面的图书馆服务的地位下降,而图书馆服务越来越依赖于信息技术来传递。图书馆员变得越来越从属于信息技术,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信息素养教育成为学科馆员的主要工作内容,所谓信息素养教育其实就是信息系统的用户培训。以信息素养教育为标志,服务导向的图书馆职业出现了危机,不仅地位下降为信息技术的依附而且开始成为信息技术的用户培训员。学科馆员都在为数据库厂商打工。图书馆花了钱购买图书馆系统和各种数据库,然后再出钱雇佣学科馆员来做用户培训。然而,即便这样沦落为依附,图书馆员依然受到挑战,因为信息服务的界面越来越便准化简单化,Google就一个检索框却能满足用户90%以上的检索需求,图书馆系统的界面也越来越追求Google化,这样还需要图书馆员来培训吗?有人会争辩,信息素养不仅仅是教用户如何用信息系统,更重要的培养用户评价信息的能力。但是说实话,这样的事情图书馆员承担得起?自欺欺人罢了。

这时,新一代图书馆员就出现了,那就是技术酒徒。技术酒徒认识到信息技术的核心地位,认识到任何信息服务必须倚赖信息技术来实现,图书馆服务的问题都可以找到或者应该找到基于信息技术的解决方案。职业价值取向转变为信息技术取向,这就是技术酒徒的价值观。所谓技术酒徒就是指具有这样的职业价值观的图书馆员。从这个意义上所,技术酒徒不是某一种图书馆职位的图书馆员,而是具有某种职业信念的图书馆员,你可以是学科馆员,也可以是信息系统管理员,也可以是编目员等等。

技术酒徒强调用信息技术来传递图书馆服务。这也是技术酒徒和纯粹的信息技术技术员的区别所在。图书馆服务有其特殊性,技术酒徒首先精通图书馆业务,这是信息技术技术员所不具备的。同时,技术酒徒也强调给予信息技术的解决方案,必须洞悉现代信息技术的基本结构,具备很高的现代信息技术素养,能够设计和构建基于信息技术的服务框架、模式和方案。这一点又使得技术酒徒和传统的图书馆员区别开来。

技术酒徒成为未来新一代图书馆员的代名词,不是标新立异,而是确实在发生的事情,如果诸位看看国外图书馆学教育的课程,就能够体会到这样的发展趋势。相比较而言,国内的图书馆学教育还再搞形而上学的东西,培养出来的学生只会言必公平,扯一些无用的大道理,要么只会培养程序员,也摸不到为培养未来图书馆员的脉搏。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725fcc01017iv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