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苑五十载 倾心育人才

2012/12/21   点击数:692

[作者] 难得“湖图”

[单位] 难得“湖图”

[摘要] 尽管当今的一些预言家对2012不甚看好,但却丝毫动摇不了我们对2012的珍爱和重视。一来是母校张白影先生投身图书馆事业50周年,二来是我们图书馆学班同学毕业30周年。这两者都促使我想写点什么。但因往事历历,每每开想总有“仙女下凡,天花乱坠”之感,不知从何下笔是好。抓耳搔腮,左思右想,顿感我们能有今天,都是老师培养的结果,便选择以“难得湖图·谢师感恩”为题,试写一篇“谢师感恩”的文章。然而,教育培养我们的老师很多,他们都是我们的良师益友,此乃一项“宏大的系统工程”,一年半载肯定完成不了。于是,我只得将恩师团队“拆分”,巧借恩师之良机,一位一位地写。依此,首篇当写的是我们“书苑五十载,倾心育人才”的张白影先生了。

[关键词]  图书馆 迎新会 湖南大学



书苑五十载倾心育人才

——庆贺张白影先生投身图书馆事业50年

谢俊贵

尽管当今的一些预言家对2012不甚看好,但却丝毫动摇不了我们对2012的珍爱和重视。一来是母校张白影先生投身图书馆事业50周年,二来是我们图书馆学班同学毕业30周年。这两者都促使我想写点什么。但因往事历历,每每开想总有“仙女下凡,天花乱坠”之感,不知从何下笔是好。抓耳搔腮,左思右想,顿感我们能有今天,都是老师培养的结果,便选择以“难得湖图·谢师感恩”为题,试写一篇“谢师感恩”的文章。然而,教育培养我们的老师很多,他们都是我们的良师益友,此乃一项“宏大的系统工程”,一年半载肯定完成不了。于是,我只得将恩师团队“拆分”,巧借恩师之良机,一位一位地写。依此,首篇当写的是我们“书苑五十载,倾心育人才”的张白影先生了。

(一)

首次见到张白影先生是在1978年10月。那年我高考中榜,被录取到湖南大学新办的图书馆学专业。迎新大会上首次见到张白影先生。那时的张白影先生,不仅让你觉得年轻、英俊、潇洒,而且令你感到很有学问、富有涵养、甚有才气。听会议主持人介绍,张白影先生是武汉大学1962级图书馆学专业的高材生,当时来湖南大学工作已整整10年,是典藏部的负责人,这令我们刚进大学校门甚至不知图书馆究竟是什么的新生佩服不已。张白影先生高歌一首以湖南花鼓调唱的“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的歌曲,成为当天迎新会上涵义十分深刻、最受新生欢迎的歌曲,并成为我们后来步入社会为人处世的定格。

张白影先生在迎新会上的即兴发言也是最吸引我们学生侧耳聆听的。他以自身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图书馆是一个科学知识的殿堂,也是一个培养英才的圣地。后来,在教学过程中,张白影先生的课很吸引人,这不仅是因为他的翩翩风度,而且更是因为他的渊博知识和高端口才。他侃侃而谈,娓娓道来,让学生的心一步一步向图书馆靠拢,尤其让我们一些并未报考这个专业的理工科考生的心一步一步向图书馆靠拢。后来,我们对有关张白影先生个人信息了解的越来越多。原来,张白影先生是一个大大的才子。在上大学时,他是武汉大学学生文工团的团长。在来湖大后,他是当时湖南大学“新四才子”之一。

张白影先生最早给我们讲授的课程是“图书馆事业发展史”。这门课本来是一门颇枯颇燥的课程,这是我们从别的大学的同学那里打探到的。但通过张白影先生的精心准备和精妙讲授,这门课程倒是韵味十足,就像是磁铁一直吸引着我们。就连我们中一心想学理工科、甚至很长一段时间还在闹点小别扭的同学也对图书馆学专业的认识有了明显转变。张白影先生也是我们专业的业务负责人。他经常与我们同学聊天,征求我们对图书馆学专业教学的看法和建议。那时,我们专业的师资队伍还不充足,张白影先生想尽一切办法,在湖南找最好的老师给我们上课,并联系武汉大学、北京大学的学生来和我们交流。

当时,我们专业名为图书馆学专业,实乃为机械工业部系统培养急需人才的图书情报专业。为了实现培养目标,学校给我们专业开出了类似百科全书式的课程,我们依然记得,除政治理论课和图书情报方面的专业课外,我们学过高等数学、物理、化学、线性代数、概率论、计算机等理科课程;学过电工学、机械设计、机械制图等工科课程;学过古代汉语、现代汉语、中国文学史等文学课程。外语方面除学英语外,每人还要学习日、法、德、俄语中的一门语言课程。面对我们学生课程负担较重的问题,张白影先生亲自来做学生的工作,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们,现在不吃点苦很难成为合格的图书情报专业人才。

寒暑易节,四年将至。新办专业的实习是一件重要事情。张白影先生等老师根据学校和专业领导的要求,对我们的实习给予了高度的重视。为我们联系了许多条件优越的单位进行实习。实习队兵分三路,去了北京、天津、大连等城市的图书情报机构实习,有的实习队沿途还参观了上海的图书情报机构。当时学校和专业的这些举措,极大地开阔了同学们的视野,为同学们走上工作岗位后迅速成为业务骨干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我们还记得,在我们毕业分配的时候,不少部委都向我们专业提出了接收计划,我们同学异常顺利地分配到北京、天津、上海、西安等大城市的图书情报机构中,并很快成为顶用的人才。

正如张白影先生在《书城人事两依依》中所说,让湖南大学的老师们欣慰的是,从这里走出去的莘莘学子无愧千年学府的光环,他们在为我国图书情报事业和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中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事实上的确如此,在湖南大学各位老师的辛勤培养下,我们专业的同学从受到良好教育的千年学府起飞,在后来的工作实践中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在我们49位同学中,有的成为国家艺术科技研究院的院长, 有的成为省科技厅的副厅长,有的成为大学的教授、博导、院长和系主任,有的成为名刊的主编和出版社的社长,更多同学则是成为图书馆的馆长和情报室的主任。至于亿万富翁,我们班也不乏其人。

(二)

像我们班许多同学一样,我是考理工科而被录取到湖南大学,但没有进到理想的理工类专业,而是成了对我来讲全然无知的图书馆学专业的一名学生。1978年暑期,我收到湖南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既很高兴,也很沮丧。在临近开学的日子里我都还在一直纠结,我到底要不要去学习图书馆学专业,是不是等第二年再考一次。我父母看到我心情不好也很着急,他们便设法四处打听这个专业的情况。后来是我高中的老师说,图书馆学专业很好,过去只有北大和武大才有,应该去。说实话,我们当时都不清楚,老师的话乃是“圣旨”。于是,在新生报到的最后一天,我带着一份颇不心甘的心情,来到了湖南大学。

“不知者不怪”。说句老实话,起初我对图书馆学专业内心之中是不怎么感兴趣的。新生报到的时候,我是倒数第二个到校的。到校的当晚,我们班的指定班长和生活委员热情地接了我,这令我至今不忘。比我晚来学校报到的还有一位同学,他叫谢圣明,第二天早上才到。我去接了他,帮他挑了行李。他为什么这么晚才到,后来通过聊天才知道,他也是对图书馆学专业不怎么了解,对学习图书馆学专业不感兴趣。曾记否,在读大学期间,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一直在热心他的天体物理学和数学。由于当时我与他有着某种共同的兴趣,也就成了经常陪他谈天说地的“陪聊者”,或他的许多高见的“倾听者”。

报到后的第二天是学校的开学典礼,典礼隆重得令人振奋。紧接着,我们专业举行了迎新大会。在迎新大会上,潘主任给我们作了专业动员,让我们初步了解了图书馆学专业。张白影先生的即兴发言和他演唱的优美歌曲更吸引了我,初步解开了我的心结。这样,我才开始慢慢安定下来学专业,认真听课做作业。但一些困惑还是没有全然解开。曾记得,在整个大学一年级时,我还在充分利用时间学数学,与同学谈天文、谈物理,学图书馆学专业只是希望对得起老师。后来,随着与张白影先生等专业课老师接触多了,我发现自己不能再“脚踏两条船”了,才真正地下定决心,开始扎扎实实地学习我的图书馆学专业。

大约是二年级的时候,我在听了张白影先生的“工具书概论”、王晋卿先生的“目录学”等课程后,我对图书馆学专业由被动学习转向主动研习,开始阅读工具书学和目录学的文献,钻研起了清代目录学。根据两位老师在课堂上提出的图书馆、目录学与社会发展关系的高见,我便从社会变迁的角度探索清代目录学与社会变迁的关系。花了半年多的时间,我试写了一篇5万字的论文初稿,受到两位先生和其他老师的重视。后来,在两位先生和其他老师的指导和鼓励下,我将这篇论文进行拆分和补充,从大学四年一期开始投稿,在学术刊物上发表了系列论文。我想,这或许是我受到张白影先生学术关注的开始。

张白影先生看到我比较勤奋,对我厚爱有加。大学四年一期期末,张白影先生安排我到他创办的《高校图书工作》杂志做些助理性的工作。四年二期毕业实习期间,张白影先生安排我在编辑部实习,做有关的编务工作。与此同时,张白影先生还将自己的研究选题“高校图书馆本校出版物特藏研究”给我,指导我撰写学术论文,并帮我作修改,安排发表。在该文署名的问题上,张白影先生也是让我独自署名。在我撰写毕业论文的时候,我的毕业论文选题也是张白影先生命的题,他叫我和高华同学合作研究。在张白影先生的精心指导下,我们的毕业论文获得了优秀成绩,后来,张白影先生又将该论文安排发表。

张白影先生对我学业定向和学术起步的指导并非仅仅如此。在张白影先生的关照下,我被安排留校工作。张白影先生破格安排我担任《高校图书馆工作》的常务编委。每逢有适当的学术会议和其他学术活动,他都会安排我去参加。同时,还安排我们留校的所有同学尽早走上讲台,为图书情报专业的学生开课,参与指导图书情报专业学生的毕业论文。所有这些措施,对我和我们同学的快速成长,对解决当时专业人才青黄不接的问题,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所以,当时的湖南大学校长成文山教授就高度赞赏张白影先生在人才培养方面的做法。当时的武汉大学、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也很看重湖南大学图书馆学专业。

(三)

即使在我后来的成长历程中,张白影先生也是我的坚强推举者。由于当时湖南大学住房相对紧张的原因,我于1985年调出了湖南大学,去支援湖南图书情报学校的建设。张白影先生尽力挽留我但也给我以理解。在我调出湖南大学后,张白影先生还是一如既往地给我以大力支持。在图书情报学校的7年时间里,张白影先生仍然保留了我《高校图书馆工作》编委的资格,并且一直向我新的领导介绍我的为人和我的勤奋。我的第一本拙作《图书学基础》问世,也是张白影先生给予推荐。不瞒大家说,这本小册子的出版,合同都是张白影先生帮我签的字,实际上就是先生替我担了保,才有这本小册子的顺利问世。

后来我又回到了岳麓山下,到了湖南师范大学,但专业方向发生了较大转变。张白影先生还时常提示我:发挥优势做好学问教好书。我谨遵先生教诲,始终忘不了我所学的图书情报信息行当。到湖南师范大学的最初5年,我虽已从事公共关系学的教学科研,但我当时依然注重发挥自己的基础优势,初步探索并着手建构公共关系学的信息交流框架。这里的信息交流框架,就是从信息交流的角度来看待公共关系,将公共关系视为社会组织与社会公众的双向信息交流关系。后来,依着这种认识思路,我写了一本小册子《公关信息学》。该小册子反映了我以图书情报学的基础向社会科学相关领域开始探索的过渡过程。

再后来,我又以在湖南大学时由张白影先生等老师培养训练的大学科意识,加上那时候我开始的对社会变迁知识的了解,初步看到了社会学在我国未来的美好发展前景,逐步转向了社会学的学习和研究。记得在20世纪90年代初,我开始研究信息化对社会的影响,进入信息社会学研究行列。我始终注意发挥自己的基础优势,依然以社会信息化作为我研究的主题去做相关的学问。我在湖南师范大学的15年中,在张楚廷校长和其他校领导的支持下,我创办了湖南首个社会学系,并兼任该系的系主任。但我时刻记得张白影先生的教诲,不忘发挥基础优势,仍将信息社会学作为我指导社会学研究生的重要研究方向。

我最终转向社会学学科后,必须从学业上紧靠社会学,否则无法真正进入这一领域。我报考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研究生,并于2000年得到录取,师从童星教授。我把这个消息向张白影先生汇报,先生由衷地为我高兴,见到学术界的专家,他都会把我介绍给他们:“小谢是我的学生,现在是南京大学的博士研究生。”2003年底我顺利毕业,一次在长沙聚会的机会,见到了已来广州大学的张白影先生,我向先生汇报我已毕业,拿到了博士学位,先生对我表示祝贺。后来我也来到了广州大学,先生一如既往地提携我。尽管有时候我未能遵从先生的提议,先生也总是以“理解万岁”的高姿态给予我以理解和支持。

张白影先生是我人生历程的导师,永远值得我学习的榜样,当然也是我试图模仿但却永远模仿到不了位的榜样。要知道,学术界对先生的评价,他很早就是图书馆界“三证俱全”的学者:正处级职务——“1991年升任馆长”;正高级职称——“1994年晋升研究馆员”;政府特殊津贴——“1993年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很早就在图书馆界做过“一二三件”大事:一是主持过一个图书情报专业的教学业务,创办过一份图书情报学杂志;二是参与建盖过湖大、广大两幢大学图书馆馆舍并主事其间;三是主编出版了三部关于中国图书馆事业的工具书。这种评价虽挂一漏万,但仍令我们学生至今望尘莫及。

张白影先生对我和我的同学的发展是寄予厚望的。我们的每一个小小的进步,他都给予充分地肯定。这在他的《书城人事两依依》的专著中得以充分地反映。我始终按照张白影先生的指导,30年来一步一个脚印地做好自己的工作。近些年来,我担任了教育部社会学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广东省人民政府决策咨询专家、广州市人民政府决策咨询专家等,这些莫不是张白影先生良好教育的结果。我还有较长时间为教育事业作贡献,我想我当继续勤奋努力,像张白影先生一样地培养自己的学生,并指导学生向张白影先生学习,五十年如一日地为图书馆事业、教育事业或其他的事业作出他们积极的贡献。

在即将结束本文的时候,我想就有些看似多余但也值得一讲的话向人们说说。图书馆学专业或图书情报专业是一个不可须臾忽视的专业,通过这个专业培养出来的学生的学问功底、学术视角、学科视野、治学方法和为学之道,不是所有专业都能够真正做得到的。学好这样一个专业,你将可以像张白影先生那样,既能在无边的知识海洋里畅游,又能在广阔的社会天地里驰骋。我们同学大学毕业后所取得的一些成功,与我们所学的图书馆学专业、与引导我们进入图书馆知识殿堂的张白影先生等老师的言传身教和耐心指导,都是密不可分的。这是我发自内心的实践感言,也是给学习型社会中学子的一点建议。

度过今年的暑假,就是张白影先生投身图书馆事业50周年的大喜日子,也是我们湖南大学图书馆学班的同学毕业30周年的大喜日子。在此大喜之日到来之际,我衷心地祝愿张白影先生以及曾经教导过我们的所有恩师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同时,也希望借此良机,并借子牛哥创办、主陶哥执掌、湖图师生共建的《难得湖图》高端网刊,向在大学学习期间以及毕业后30年中热忱关心、无私帮助过我的48位同窗好友表示衷心的感谢!“难得湖图”、“湖图难得”。祝愿“湖图”的同学事业更加辉煌,以为“湖图”继续争光添彩!

2012年5月18日于广州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b79440fe01017s0d.html